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梁堂联合校张如衍

冠县张如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名教师,是不是地位有些低?快提高我们的地位吗?提高工资是硬道理。如今工资大幅度提高,生活很滋润,感谢政府。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杜郎口课改  

2014-04-05 21:04:36|  分类: 关心课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任何课程改革走向极端都是错误的,因为人的全面与协调会因为极端而失衡,任何一种改革如果没有文化的支撑,而是功利的作秀最终会走向畸形发展,而无力走得更远。同时,一种经验和模式如果不能在本区域内得到复制和推广便没有生命力。杜朗口已经搞了那么多年,与其学校情况相似的肯定很多,为何没有听说别的学校搞出同样的经验?我们外地去学习恐怕只看皮毛,如果真去照搬,恐怕画虎不成反类犬。因此这一模式的推广不能简单命令,连茌平自己都没搞好,我们还是小心为妙。 

如果我是家长,与其一定要让孩子考上重点高中,我宁愿孩子9点到校,下午4点半回家,不上早晚自习,在家看书,弹琴,聊天玩耍,而不要呆在学校来回反复鼓捣那点糟糕的文本。世界很大,时间很宝贵,课堂所能承载的太少。有时我想或许最糟糕的资源就是目前学校里的课堂文本,至少不是最优秀或不是全面的。我喜欢聆听大师,不断听讲也不断思考。教师大多没有这种境界,当然只好退而求其次。如果是城里的老师,而且是非常优秀的老师的话,我希望他能讲,而不是武断地撤掉讲台,希望孩子们得到他的引领和教诲。学生每节课都展示,能无压力?轻松无为一点如何?为何当我们试图与杜朗口中学的孩子和老师进行交流时,他们的目光中总是躲闪? 

展示是一种压力,目光下的压力。面子也成为工具,仁慈的最基本底线是可以选择不学、不做,而不是被迫去做。这种改革或许把原来仅来自教师的压力和督促变成了无所不在的,无处躲藏的同伴的压力,是一个压力网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几节课这样可以,偶尔如此可以,天天节节如此,我肯定不愿过这种监狱的生活。估计监狱里管制犯人的最高境界也是这种办法,独裁专制的统治艺术登峰造极也是这样,人人自危。文革时好像就是这样,看起来形势大好,但都是在高压下的无意识颤栗,没有感觉到孩子身上的幸福感。鞋子合不合脚,只有脚知道,如果真的如此神奇,为何县城里的孩子不来?周围乡镇的孩子不来?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孩子送来? 

孩子的自由时间和空间的剥夺!没有自由空间,没有不在监督之下的即时互动,随意交往,人的本性会越来越远离本真,远离真实的生活本身,三年的强制面具生活会使孩子失掉自我,迷失真我。没有体育,没有美术,没有图书馆,没有课间,没有现实的生活(因为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都被课本文本知识占满),没有自由,没有空间,填充的更多的是强记和无处不在的监视的眼睛,是坐稳了奴隶的时代。看起来生机勃勃,其实没有个性化的成长,因为孩子们没有自己的时间空间如何有个性的成长?学生没有不需要准备的放松的自由自在的聊天和沟通,官方的正式的交流占有了学生全部的时间和空间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